全球宏观指标

特朗普不安、美联储分裂,消费能否打破美国经济僵局?

8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系列有关贸易形势的表态令艰难复苏中的全球经济前景再次蒙上阴影。

随着美债市场频频发出预警,美国经济也正在面临考验,制造业和商业投资感受到了寒意。面对特朗普的步步进逼,美联储对降息依然无法达成统一意见,而美国经济的根基消费者支出可能成为打破僵局的关键因素。

美国经济放缓压力骤增

经历了税改等财政刺激红利后,今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速逐渐放缓,从一季度的3.1%降至二季度的2.1%。7月底美联储宣布下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希望通过“保险式降息”让经济平稳运行。然面对全球经贸形势和地缘政治危机等多重考验,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时隔12年再次出现倒挂,给美国经济亮起了红灯。

通常而言,长短期债券利率倒挂意味着货币政策和金融环境对于宏观经济而言过紧。历史数据显示,过去50年美国共经历七次经济衰退,每一次衰退前都出现了2年期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的情况。虽然目前美国主要经济数据尚未出现明显恶化,但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

特朗普曾为美国经济设定了3%的增长目标,目前的表现显然难以令他感到满意,于是频频通过各种渠道施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要求美联储降息并重启量化宽松政策(QE),然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内部对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依然存在严重分歧。鹰派委员——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和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均认为美国经济表现不错,劳动力市场和通胀正在朝着目标前进,没有明确证据表明经济扩张面临威胁。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则在杰克逊霍尔表示,美国经济“处于良好状态”,不认为经济衰退风险已经升高。

占到美国经济12%的制造业面临的威胁已被不少美联储官员提及,且有持续恶化的趋势。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降至49.9,为2009年9月以来首次跌至50荣枯线下方。Markit经济学家摩尔(Tim Moore)表示,数据提供了一个明确的信号,美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将继续放缓。美国企业对未来的预期将变得更加悲观,在投资和员工招聘方面可能会变得更加谨慎。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此前公布的数据也显示,美国7月份制造业活动已放缓至近三年低点,其中,制造商新订单刷新近10年最大降幅,出口销售增速跌至2009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就业数据似乎也没有之前非农就业报告表现得那么靓丽。美国劳工统计局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的12个月内,美国企业机构最初计算的就业岗位要比劳工部统计少约50万个,这是自2009年以来的最大修正。经济学家预计,2018年就业岗位平均月增长将从22.3万人,下调20%至18万~18.5万人。Amherst Pierpont 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斯坦利(Stephen Stanley)表示,考虑到劳动力市场趋紧,企业在招聘合适员工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去年非农就业数据好得完全没有道理。

面对潜在的衰退风险,不少机构已经调整了对美国经济的预期。高盛将美国三、四季度GDP增速分别下调至1.7%和1.8%,认为宏观形势不确定性将使得企业继续减少支出和投资。摩根大通预计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将降至1.5%。

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宏观经济学家博斯特扬基奇(Kathy Bostjancic)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财政刺激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小,从企业盈利和劳动力市场看美国经济的动能比此前预期的更弱,美联储想通过降息来对冲全球经济产生的“乱流”对美国的影响,但货币政策对于提振经济而言可能还不够,该机构将美国全年经济增速预期从3.0%下调至2.5%。

消费成美国经济最大希望

与制造业相比,占到美国经济超过70%的消费者支出依然表现稳定,这也是部分美联储委员对经济抱有信心的重要原因。美国7月零售销售月率环比增长0.7%,去除食品、汽油等类别的核心零售销售月率环比增长1.0%,均大幅好于市场预期。美国全国零售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克莱恩兹(Jack Kleinhenz)表示,消费者是支持美国经济的最大动力。

虽然薪资增长为家庭支出提供了保障,但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似乎正在影响消费者情绪。16日公布的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跌至92.1,为1月以来最低。密歇根大学消费者调查首席经济学家科尔丁(Richard Curtin)表示,货币和贸易政策加剧了消费者对未来财政前景的不确定性,但还没有到悲观的程度。消费者已经减少了汽车等大型消费项目的支出,变得更加谨慎。值得注意的是,近几个月来美国个人储蓄率一直徘徊在8%左右,这是2015年来的最高水平。

零售商担心,贸易形势变化可能会进一步打压消费者购买热情。美国纽约联储16日发布报告指出,关税推高了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企业产品价格,同时企业的利润空间正在被不断挤压。报告称,79%的美国制造业企业和60%的服务业企业表示,关税直接或间接地导致它们的成本上升。受此影响,今、明两年商品定价将上调。51%的制造业企业表示,加征关税将导致它们2019年的利润降低。

曾供职于美国财政部、现担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员的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仔细分析财政部报告可以发现,上半年美国的新增关税实际上几乎都是由美国公司和消费者承担的。另一方面,关税带来的成本压力正在转化为物价的上涨,美国7月核心CPI环比增长0.3%,创半年新高,美联储可能因为担忧通胀加速而放缓宽松步伐。哈夫鲍尔称,近年来全球性的产业竞争和科学技术对生产力的提升、对产品要素的价格形成打压,而特朗普正在打破这种局面。

穆迪消费者经济研究主管霍伊特(Scott Hoyt)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近年来消费者支出增长的驱动因素之一是家庭净值扩张,即所谓的财富效应。随着股市动荡,目前三大股指位置已经回到了18个月前的水平,去年以来房价增幅也在放缓,这显然是不利因素。人们的消费选择取决于自己的工作状态,目前低失业率环境下很难让人对风险有所警觉,但当衰退真正来临时,消费者往往是最后做出反应的,这时通常已为时已晚。

下周美国公布数项重磅数据,7月耐用品订单数据将成为反映美国制造业现状的重要参考,而美联储最关注的通胀指标——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则将体现消费品的价格变动。鲍威尔在全球央行年会上重申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美国经济扩张,但并未给降息提供明显线索,也许即将公布的一系列数据将为FOMC货币政策的选择提供指引。目前芝商所(CME)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美联储9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95%,年内降息50个基点及以上的概率接近80%。